您当前的位置:投资者之家 > 投资知识 > 热点问答

什么是LPR?

公布时间: 2019-09-03

热点追踪

2019年8月17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2019〕第15号公告,宣布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将银行贷款利率与新的LPR挂钩,银行LPR报价参考改为MLF(中期借贷便利)利率。同时,LPR报价行的范围在原有10家全国性银行的基础上,增加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和民营银行各2家,有效增强LPR的代表性。

2019年8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2019〕第16号公告,其中规定自10月8日起,新发放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以最近一个月相应期限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为定价基准加点形成,首套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不得低于相应期限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二套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不得低于相应期限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加60个基点。

央行此次对LPR形成机制的改革和完善,将提高LPR的市场化程度,使LPR对贷款利率的引导作用得以更好地发挥,提高利率政策传导效率,推动利率市场发展。

什么是LPR以及LPR的发展

LPR(Loan Prime Rate)中文为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是金融机构对其最优客户执行的贷款利率。LPR类似的概念最早起源于美国的最优惠利率(Prime Rate),是商业银行对其资质最好并且处于有利竞争地位的企业发放短期贷款时的利率。而对于其他企业的贷款利率,则在最优惠利率的基础上,根据不同情况逐级上升。因此,最优惠利率在市场经济下可以说是确定贷款利率的基准。

LPR机制的设立。LPR的出现也是源于贷款利率。在我国尚未实现利率市场化的时候,各商业银行按照央行发布的贷款基准利率作为参考,根据每笔贷款的不同情况,在贷款基准利率的基础上进行上下浮动调整。为推动利率市场化,完善金融市场基准利率体系,指导信贷市场产品定价,2013年央行设立运行贷款基础利率(LPR)集中报价和发布机制(此时LPR的名称为贷款基础利率,不同于央行公布的贷款基准利率)。

首批由9家综合实力较强的全国性银行成为LPR报价行,后增至10家。在每个工作日,各报价行以自身对其最优客户执行的贷款利率作为贷款基础利率向全国性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报送。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剔除其中最高和最低的报价后,将剩余报价作为有效报价,并根据各有效报价行上季度末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占所有有效报价行上季度末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的比量为权重,进行加权平均,得出贷款基础利率报价平均利率,并对外公布。此时发布的LPR都是一年期的,各笔具体贷款的利率则是由商业银行根据贷款期限和信贷资质等因素,在LPR的基础上加点确定。

考虑到不少银行尚不具备定价能力,为了稳定市场,在LPR集中报价和发布机制正式运行后,央行仍继续公布贷款基准利率,以引导金融机构合理确定贷款利率。于是出现了各报价行还是以央行公布的贷款基准利率为报价参考的情况,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内LPR和贷款基准利率持平。这导致了LPR的市场化程度不高,并不能发挥反映市场实际利率变动的作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央行货币政策通过银行等金融机构向实体经济的传导,产生贷款利率和市场利率并存,也就是“利率双轨”的现象。

LPR形成机制的完善。2019年8月17日,央行发布〔2019〕第16号公告,LPR的名称也从贷款基础利率改为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定价机制,从原来各报价行参考央行公布的贷款基准利率改为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加点的方式(这里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主要是指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加点幅度则主要取决于各报价行自身资金成本、市场供求、风险溢价等因素。同时,报价行的类型和数量也有所增加,在原有全国性银行的基础上,增加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和民营银行各2家,目前共计18家报价行。新增加的报价行具有在同类型银行中对贷款市场影响力大、贷款定价能力强、服务中小微企业效果好等特点,进一步提高了LPR的代表性。LPR的计算方法也有所改变,从原来的加权平均改为去掉最高值和最低值后的算数平均值。品种上由原有1年期一个期限品种扩大至1年期和5年期以上两个品种。报价频率从原来的每日报价改为每月报价。

完善LPR形成机制的意义

在2013年LPR推出后的很长时间里,仅有少部分银行在实际贷款利率定价时参照LPR,绝大部分银行依旧以央行公布的贷款基准利率为参考进行上浮或者下浮。这导致了旧有的LPR机制在实际应用中流于形式,无法反映市场利率的变动情况。另外,以往利率政策要经历政策利率、货币市场利率、甚至还要经过存款利率才能传导至贷款利率,过长的链条阻碍了利率政策的传导效率。

此次对LRP形成机制的完善,提高了LPR的市场化程度,使LPR能够更好地反映市场利率,发挥对贷款利率的引导作用,推动利率市场发展,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促进贷款利率“两轨合一轨”。同时,也使央行能够更好地引导市场,降低了利率政策的传导成本,提高了利率政策的传导效率,改善以往央行利率下行但实体经济感受不足的现象。另一方面,新的LPR报价和形成机制,也有利于提升金融机构自主定价能力和综合竞争力,促进金融业和实体经济的良性循环,为经济高质量发展创造良好的金融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