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投资者之家 > 资讯速递 > 投保资讯

半年报问询函纷至沓来 风险点成为问询重点

公布时间: 2019-09-18

  

  2019-9-18 来源:中证报  

  一年一度的半年报披露季结束,但对于很多公司来说,更艰难的一关又摆在了面前——半年报问询。 

  “不好回答,愁啊”,一家刚刚接到问询函的公司董秘917日对中国证券报记者感慨,由于公司2018年年报被出具了非标意见,而且涉及的相关问题至今还没得到完全解决,公司在半年报中就想模糊处理、蒙混过关,没想到还是被问询函再次追问吊打。 

  截至917日,沪深两市已经有56家公司接到了半年报问询函,其中高风险公司、某些特殊行业的高风险业务成为关注重点。业内人士认为,交易所发挥专业优势,基于投资者视角,透过纷繁复杂的专业术语和财务数据,直抵公司问题实质的问询,对投资者使用报表具有很强的指导性。一方面,问题本身即对投资者起到了风险提醒作用,对上市公司报表规范性起到了一定的外部约束作用;另一方面,上市公司对于问题回复并进行披露,提升了公司透明度,有助于投资者进一步把握公司价值,识别公司风险。 

  高风险公司成为关注重点 

  上述公司董秘面临的问题并非个案。中国证券报记者统计,截至917日下午,沪深交易所已下发的56家问询函中,从板块来看,深交所主板8家,中小板5家,创业板12家,沪市主板30家。 

  与上面这家公司类似的一批高风险公司,如*ST中绒、*ST凯迪、*ST西发、*ST美丽、ST辅仁、*ST大控、*ST信威、科迪乳业、獐子岛等也都已经收到了交易所下发的问询函。业绩差、连续亏损、爆发债务危机、公司治理问题频发甚至因问题爆发成为“网红”的上市公司被集中问询。 

  业内人士表示,高风险公司存在业绩、治理、内控等方面的问题,有的甚至已经面临连续亏损或股价低于面值的退市风险,存在盈余管理动机;有些公司从过往经历来看,已经证明内控严重失效。交易所的问询会对这类公司格外关照,可以形成有效的外部制约。 

  *ST信威的问询函就明确提出,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对历年定期报告的审议是否保持了必要的审慎性,审议过程和意见发表是否勤勉尽责。同时,请公司自查相关财务内控是否合规,财务内控相关制度是否有效运行。 

  *ST大控半年报披露之时,公司股价已经连续多个交易日跌破1元面值。公司半年报根据诉讼判决,冲回预计负债实现盈利103.78万元。问询函就要求公司补充披露该行为是否存在操纵利润的情形。 

  因拿不出分红款而引爆火药桶,最终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ST辅仁则遭遇了近乎是全身无死角体检。货币资金、应收账款、应付账款、短期借款、固定资产、应付票据、其他应付款、在建工程、其他应付款等各个科目都被详细追问。 

  财务数据的异常是发现公司问题的突破口,也是问询函一贯的关注重点。交易所依靠专业优势,对业绩整体情况以及具备可操纵的资产、成本、费用等具体科目进行逐一纵横对比,发现其异常,追问这种异常的合理性。 

  獐子岛的问询函指出,公司报告期内营业收入同比下降8.5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261.06%,所得税费用同比增长2.1%。问询函要求公司补充说明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变动幅度不一致的原因,并说明报告期内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大幅减少的原因及合理性;补充说明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均下降的情况下,所得税费用上升的主要原因。 

  此外,有些公司多报告期报表被连续问询,将问询演变成了“连续剧”,让公司即使能够一时搪塞过关,恐怕也难以应付一次又一次的“回头看”。比如,某家2018年年报被出具非标意见的上市公司,其向关联方大额预付款问题在2019年上半年有所减少,但同时又出现了预付款项余额较期初大幅增加的问题,问询函要求公司披露报告期末前五名预付款项的明细,包括交易对方名称、与公司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等内容。 

  行业特殊性被关注 

  特殊行业的特定风险一贯是问询的重点。在2018年年报问询中,医药行业上市公司的销售费用占比高、真实性问题就引发了一系列的灵魂拷问。 

  2019年半年报问询中,券商股权质押业务被提到了很高的关注度。目前,券商类上市公司已经有三家被出具问询函,在股权质押爆仓频现的背景下,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的风险就成为了关注的重点。 

  报告期内,东吴证券买入返售金融资产期末余额147.26亿元,主要系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报告期对该类资产计提减值准备1.63亿元,报告期末减值准备余额10.2亿元;东北证券截至报告期末以自有资金作为融出方参与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待购回初始交易金额为58.01亿元;申万宏源(06806)买入返售金融资产期末余额约482.87亿元,计提减值准备约8.23亿元。 

  问询函重点要求公司进一步说明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开展情况,结合被质押标的股票市值变化、违约、诉讼、减值测试方法等情况,具体说明相关减值测算的依据并结合同行业可比公司说明减值准备的充分性。 

  消耗性生物资产是一个很少会被引起关注的会计科目,但是在涉农企业中,这却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比如曾经引发市场关注的、跑来跑去的扇贝,在獐子岛的财务报表上就体现为消耗性生物资产。交易所问询函中要求獐子岛对报告期末4.54亿元的消耗性生物资产账面余额未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合理性进行补充说明。 

  更加注重实用性 

  站在财报的主要使用者——投资者的立场上,对公司格式化语言进行描述的财务数据、商业模式进行追问,以获得更为清晰、直白的表述,方便投资者使用,也是问询函的一大特色。比如对*ST信威,问询函直接就公司计提预计负债84.06亿元、计提坏账准备15.05亿元的行为,问公司是否存在财务“大洗澡”行为。 

  再比如,对于公司在农业服务领域的创新产物金丰公社,金正大在半年报中将其描述为现代农业服务平台,通过农业生产托管的方式,包括订单式、保姆式、菜单式三种基本模式,实现土地的规模化和集约化,在没有变更农户承包权和经营权的情况下,通过全程托管、金融保险、农资套餐和农产品销售四大类服务,把广大小农户的土地集中管理和经营,用公司化的运作来保证托管土地的高效率和高收益。 

  金正大还表示,社员加入金丰公社不仅可以享受种植成本降低10%以上,目标产量增加10%,总收益同比超出20%的好处,而且节省了社员几乎100%的劳作时间,不用下地干活的同时收入还增加了,小农户真正成为“小农场主”。 

  这项颠覆性的业务在报告期内也获得了快速成长,截至2019630日,金丰公社已在全国22个省建立了337家县级金丰公社,开拓23991家村镇级乡镇服务中心,带动社员(农户)504万余人,累计服务土地面积2,522万亩,招募社长11.8万余人。 

  问询函则要求说明金丰公社具体所指及其股权结构关系,并用浅白朴实的语言说明金丰公社的运营模式、盈利模式和管理模式等,说明截至目前金丰公社的盈利情况。